新闻资讯
  • 工作动态
  • 通知公告
工作动态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工作动态
抗联二军王德泰军长在老黑河的故事
【 发布日期: 2021/08/27 09:17     来源:          打印 收藏

  长白山老黑河遗址抗联红色故事——

  抗联二军王德泰军长在老黑河的故事

  刘 静 祥

  刘静祥系吉林省东北抗联研究会会员、吉林省中国共产党党史和文献研究会会员、靖宇县“东北抗联文化暨杨靖宇精神研究会”主办《抗联文化》杂志编委成员,被列入2019《白山年鉴》人物篇,先后担任三个抗联征战地区红色文化教育顾问。

  摘要:池南区漫江抗战时期老黑河遗址是东北抗联红色历史厚重之地,漫江村老户之间口口相传许多发生在老黑河流域的“红色抗联故事”,“抗联二军少年营在老黑河捞蝲蛄做‘蝲蛄豆腐’,给王德泰军长滋养腿上枪伤的故事”就是其中之一。

  1936年4月中旬,抗联二军军长王德泰、政委魏拯民率领军部,由东满(今延边地区)长白山北坡转战到长白山西坡漫江地区,按照同年5月上旬“东岗会议”具体部署、投入开辟“抗联二军在南满第一块抗日游击区——长白山老黑河抗日游击区”艰苦征战······。

 

  当时,王德泰军长、魏拯民政委、以及抗联二军政治部主任李学忠三人经过秘密研究认为:

  早年就有的长白县城——漫江村——抚松城、临江城——漫江村——抚松城、朝鲜咸镜北道——漫江村——抚松城的三条民间商贾驿道,距离长白山漫江密林深处“老黑河北岸凸兀[1]”之地“黑河”(即今老黑河遗址位置)仅半天路程,是交通枢纽之区域,也是近代中国与朝鲜民间越境贩卖大烟土、走私贩私的“隐秘藏身之地”,更是将来抗联二军各部在上述地区往返抗日游击作战“必经之地”,其战略位置十分重要!所以,军部有必要依托漫江村秘密地下抗日组织,在其周围建立秘密营地······。不久,漫江村东南和西部十多公里处隐秘山林里,建成了“抗联东漫江密营[2]”和“抗联老塔河密营”,其地址初期只有二军少数高级将领等有关人员掌握······。

 

  至今,池南区漫江村老人都知道,池南区漫江社区女员工姜明淑的爷爷姜熙奇,伪满时跟红军(抗联)走了,小日本倒台子时,又回到漫江村当农民。1958年秋,在“抚松县漫江镇调查塔河上掌(河里上游平坦之地)的抗联密营之前的座谈会”上,一向对自己早年当红军(抗联)一事守口如瓶的姜熙奇口述(括号部分笔者注):

  [我(姜熙奇)23岁参加红军(抗联二军六师)部队,今年已45岁了。(老)塔河一带红军很多。汪(王)德泰是我们二军的军长。那时我在(抗联二军六师)四连四班,代号是“八号(战士)”。(抗联二军)军部即设在塔河那里。(我是)康德三年(即1936年)参加了红军······。我们(抗联)二军的后方(在老)塔河那里,不但有军部在那里,还有兵工厂、被服厂等好几个戗子。那时保密,一般(人)不让去那个地方。去年(即1957年)朝鲜访华代表团来时,在(抗联二军)军部(密营遗址找到并)带走一个锅和我在那里捡的一条锯。那几个工厂和他们插(埋藏)的枪,因为离开那地方十多(年)里,有些地方都变了,所以他们也都没找到······。]

漫江地区老黑河盛产蝲蛄,漫江村至今传颂,抗联二军少年营的“小嘎逗”给腿上有枪伤的王军长捞蝲蛄、做蝲蛄豆腐补养身体的故事······。

 

  原来王德泰军长在临江县桦树大林子里开完“长白山西坡临江、长白、抚松三县抗日绺子整编会议”,约定了联络协同作战办法,布置各部利用“浑汤林子(树叶茂密)”之际,抓紧修建密营,以迎接秋冬“清汤林子(草木枯干叶落)”更加残酷地伪满洲国“东边道独立大讨伐”战斗。

  会后,王军长率领军部少年营和警卫连赶往抚松三道庙岭,与开完“整编东北抗联第一路军的金川河里会议”,返回抚松县的魏拯民政委汇合、共商抗日大计······。

  当登上临江县与抚松县交界的“官道岭”时,听到西岗南边大岭上激烈的机关枪声响成“一锅粥”。本来可以绕道而行的王德泰军长意识到,这一定是哪个绺子遇上劲敌“遭难了”。因为抗日绺子不可能如此之多“机关枪”。于是,率队居高临下、迅速驰援······。

  当急行军来到山下战场,王军长发现一支二、三百人日伪军警部队,向狭小山坳里对手包抄过去,欲致对方于死地······。

  身经百战、久经沙场的王德泰军长洞察战场局势、心知肚明,如果自己不断然拊敌之背后下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下敌人机枪阵地,就是把自己的百十号人枪填进去,既不能解友军之危局,自己也会“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战机稍纵即逝,王德泰军长操起部队唯一一挺捷克“ZB-26轻机枪”、率全队拊敌之背后、冲向近在咫尺的敌机枪阵地。原装捷克“ZB-26轻机枪”最佳射程650米、有效射程千米以上、弹夹装20子弹、射速500发/分钟,再加上王德泰军长娴熟、精准的使用技术和四名警卫员护卫、递送弹夹配合,机枪威力发挥到极致,百余抗联勇士以排山倒海气势压向敌人机枪阵地······。

  全力扑向对手、功成在即的敌人万万没料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进退维谷、惊恐不已,不得不掉头抵抗、企图遏制抗联拊背攻击之危局。可惜自己机枪阵地已易手抗联、取胜利器的“三挺机关枪”已成了致已死地的“祸根”,弹雨横扫、杀声震天。原来自己瓮中之敌,眼见神兵天降、死地复生,残存尚有战斗力的二十多名被困勇士瞪着血红眼睛,冲出山坳、搏杀反击·······。

  遭受腹背夹击日伪军警再承受不了这疾风暴雨打击,四散溃退、逃之夭夭······。

 

  攻占敌人机枪阵地王德泰军长不断对逃散的敌人点射,打完枪里最后一粒子弹,想站起身子直直腰,却突然感到左腿有痛感,低头看到左脚鞋子鲜血淋淋,是自己小腿骨负伤了,身边四名警卫一个也不见了······。

  原来在长白山西坡抚松东岗和漫江一带活动的抗日绺子李司令洪斌,仰慕杨靖宇将军大名,听说杨靖宇在通化县小荒沟一带活动,于是带着自己的卫队慕名前去拜会。不料冤家路窄,碰上在此活动的伪抚松县治安指导官下川茂登次郎指挥的县治安大队[3],仓促应战、面临绝境!要不是王德泰军长出手相救,后果不堪设想······。这一仗,王德泰军长牺牲了四个警卫员,但却使李司令洪斌认识到,与共产党的抗联合作可以共图抗日大业,也促使他日后加入抗联第一路军任第七支司令、直至1940年12月6日战死在抚松县泉阳镇西林河岸······。

 

  二军少年营小嘎逗们听说王军长腿受伤了,也顾不上打扫战场,满脸汗水、身披血迹斑斑战袍围拢过来。

  只见王军长从兜里掏出一块黑黝黝的大烟膏、用嘴咬下一块嚼吧嚼吧咽了止痛,往小腿伤处倒了一些“烧锅酒溜子”清洗了一下伤口,左手试图掰开伤处,但是使不上劲,示意身边人帮一下忙,把伤口掰的大些,刚好看见里边打进骨缝里的子弹头,于是自己用右手拿着“钳子”夹住,使劲一薅,随着子弹头从小腿胫骨与腓骨缝隙间拔出,鲜血从伤口“汩汩”冒出,边上的人一边用沾满“雷夫努尔消毒水”纱布迅速擦拭,敏捷地用一贴土黑膏药“糊在”伤口上止血,又纱布裹紧伤口······。

  整个过程仅用了三两分钟,只见王军长痛的满脸通红、咬紧牙关、额头汗水吧嗒吧嗒往下掉,但是始终未吭一声······。

  前来答谢救命之恩的抗日绺子李司令目睹这一幕,心痛、佩服、过意不去几种感情交织在一起,这个顶天立地五尺高大汉上前单腿跪地、拱手致谢道:

  “王军长为救我性命遭此大罪,这个大恩大德,小弟今后当为王军长牵马坠蹬、肝脑涂地······。”

  王德泰军长不顾腿上剧痛,附身拉起李司令温和地说:

  都是抗日的弟兄,何必如此大礼。你们经此血战、损失很大、趁敌人还没弄清我们底细,赶快带着伤员先离开险地。我们为你殿后!

  李司令闻此言,执意不肯。王军长语重心长地说:

  “你刚经历恶战的这点人枪,无论如何也再经不起折腾,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赶紧回去集中人马,准备迎接小日本子秋冬大讨伐吧!高山流水、山不转水转,咱们弟兄还会见面的!”

  王军长入情入理一席话,说得李司令带着愧疚之情、不得不洒泪而别······。

  在这场战斗中,由于王德泰军长指挥的部队突然进攻时,敌人的注意力集中在一口吃掉李司令那几十号人身上,所以部队损失不大,只是手持机枪的带头冲锋的王军长和两侧保护他的四个警卫员目标突出,遭到敌人集中火力射击、四名警卫员为掩护王军长战死。王军长为此心痛不已······。[4]

  经此一战,王军长为防止敌人跟踪追击,取消了到抚松县南侧三道庙岭会见魏拯民政委计划,也不能去军部老塔河密营(这里还秘密驻有二军三师后方医院、兵工厂、被服厂)、还要甩掉尾巴,毅然决定“兵进人迹罕至的漫江村东部老黑河”。因为那里离二军军部“老塔河密营”和“东漫江密营”都不足二十公里,也就是半天路程,将来安排与魏政委会面十分方便。而且老黑河一带地形复杂、树高林密、千年斧钺未加,即使漫江老猎人也轻易不敢涉足,量敌人也不敢冒险跟进!就是王军长腿上有伤,不得不坐上担架翻山越岭行军······。

 

  于是,二军军部少年营在前面探路、警卫连抬着王军长趁太阳还没下山,疾驰离开抚松县与临江县交界的官道岭,奔东南方向绕过大营村、走平安村、棺材梁子,奔漫江村南三道岭而去。在天蒙蒙亮时分,经过漫江村东边三四里地的老黑河流入漫江的“黑河口”,远远眺望了一下漫江村东大门,然后沿着老黑河南岸逆流而上、一头扎进遮天蔽日的老黑河流域茫茫林海,日上三竿时分,来到老黑河岸边开阔平坦处安营扎寨·······。

 

  经过一夜奔波,大家已是精疲力尽,草草吃了饭,部队除了哨兵警戒外,将士们都进入梦乡。还是少年营小嘎逗们人小、体力恢复快,只睡了三四个钟头,就有人从梦中醒来,“叽叽嘎嘎”一逗闷子,全都惊醒了,跑到布满“大石板”老黑河里戏水玩耍。暖暖的阳光把一尺多深的清澈河水晒得温乎乎,小战士们纷纷跳入水里呼呼隆隆“打水仗”,不料惊扰了石头下的“蝲蛄”,蝲蛄成群结队在河里游荡。有人出主意说“咱们捞蝲蛄给王军长做‘蝲蛄豆腐吃’,保准让他腿上枪伤尽快好起来······!”

  这下一呼百应,山里长大的小战士们都知道,“蝲蛄豆腐”味道鲜美、营养丰富,是长白山美味佳肴。于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晒着伴”使出看家本领捞起老黑河的蝲蛄来······。

 

  长白山野生蝲蛄学名“东北螯虾”,生活在水质清澈、无污染、石头多河流,以河中的软体昆虫为食,长有一对螯足,头部有很长的触须一对,行走靠尾部反向划水,行动和头部方向相反。熟蝲蛄和“蝲蛄豆腐”、颜色鲜红、视觉冲击、味道鲜美、营养丰富,古往今来都是长白山美味佳肴······。

  连续数日干旱无雨的老黑河清清河水本来静静流淌,温柔的像美丽的少女。这会让一群抗联天真无邪的少年一闹腾,泛起滚滚雪白娇羞浪花,平添了十二分俏丽容颜。

  老黑河水域千年人迹罕至,水中蝲蛄成群结队、肥硕壳黑、一双蟹足大钳壮实有力,时不时地把那些毛手毛脚的小战士手指“夹住不撒口”、疼的“嗷嗷”直叫唤······。但过后依然是干劲十足,引得警卫连将士们也加入“捞蝲蛄大军”。

  一连十几日,部队以“蝲蛄”和“蝲蛄豆腐”为食、百吃不厌、身强力壮。也许是老黑河的蝲蛄自古无人问津、数量庞大、干抓不败。

  王德泰军长闲暇之余,也拄着“拐杖”来到美丽地老黑河岸边观赏小战士“抓蝲蛄精湛技艺”,然后到炊事班帮助用“石碓”捣碎“揭盖蝲蛄”,再用纱布“过滤出碎蝲蛄肉汁”,不急不躁地用慢火熬制出“精美蝲蛄豆腐”······。

  其实,小嘎豆们抓蝲蛄方法很简单,他们知道老黑河鱼类丰富,先用手编“捂鱼篓子”抓一些大大小小的鱼,捂到大一点漫江地区特产珍贵“虹鳟鱼”等,就送到炊事班,把小一点的鱼轻轻碾压成“似烂不烂状”,把它用“野生线麻”绑在小树枝上,伸到水中大石板下面石头堆里,石板下边的蝲蛄闻到线麻里边的“鱼腥味”,便成群结队、蜂拥而至,死死咬住线麻不撒口,人只要看到露在水面石头旁的树枝“剧烈抖动”,拿起树枝就会看到“一球子”蝲蛄缠在线麻上,它是用蝲蛄甲死死钳住线麻,即使人往下摘都很费劲······。

  说起抗联二军军部少年营几十号少年战士,那可是军部首长的“重点培养的掌上明珠”,少年营其实就是军部“随营军校”,他们多数是二军烈士遗孤,是抗联二军的未来希望,军部轻易不让他们执行危险任务。少年营原先由军政治部李学忠主任负责军事训练和文化教育,李学忠主任不幸在漫江地区大碱场战斗牺牲后,少年营来到王德泰军长身边······。

 

  王德泰军长在老黑河岸边密营养伤期间,总算有闲暇亲自上课和训练少年营“小嘎逗”们系统学习文化、军事常识和在长白山大林子辨别方向。他让孩子们用桦树皮当纸张订制练习本;教孩子们用炊事班烧火做饭残存的“碳棒”碾成细末、做成“墨汁”学习写字;还用几张大一点的“桦树皮”拼接成“黑板”,给大家讲解部队密营选址,战场排兵布阵;手把手传授小嘎逗们手枪、步枪、机枪射击“诀窍”——[“掌握提前量”、提高命中率。告诉他们当敌人从山下向山上冲锋时,要瞄准敌人身体上部射击,反之,瞄准敌人腿部射击] [5];晚上,王军长给孩子指认天上“北斗星”,并教会他们夜间利用“北斗星”辨别密林方向······。

  等自己腿伤稍好一些点,又指挥少年营依据所在密营地处老黑河北岸开阔大草甸子(湿地)凸兀之地、居高临下特点,结合近日学习的军事课程,利用河边石块,在进出老黑河密营交通要道、巧妙依地势垒砌了十几个、大小不一、视角开阔、隐蔽性好、易守难攻的“防御哨位炮台”。让小战士们在实践中,学以致用、得到锻炼、增长了杀日寇、抗日救国本领······。

 

  抗联二军将士不少是朝鲜族,他们有着遭受日寇侵略和压迫三十余年苦难遭遇和血海深仇,苦难经历造就了吃苦耐劳、坚强勇敢、能征善战、以苦为乐、能歌善舞、开朗乐观、直爽强悍的性格特征。而王德泰军长身为一个汉族人,能长期出任二军主要军事领导人,而且在军中威望高、深得全体抗联将士信任、信服、爱戴,除了王德泰本人对党忠诚、战功卓著、东满特委党组织信任之外,还有王德泰军长杰出人格魅力和过硬军事技术深层因素。对此,虽然抗联史料鲜有记载。但是,我们今天通过“与王德泰军长有过交往的老抗联将士回忆录”里管中窥豹,也略知一二。

  1934年参加二军二团,后编入二军三师七团五连,1936年末调入一军二师,曾经是抗联二军战士高树清在《高树清访问录》里是这样描述王德泰军长:

王军长在二军指挥员中威信很高,他为人忠厚、处事稳重、平易近人,从不拿架子。有人说他像个温柔端庄的大姑娘。在军事上胆大心细、勇猛善战,而且手枪、步枪、机枪都打得准······。

  曾经在抗联二军四师二团担任政委的吕伯岐,在《吕伯岐访问录》里是这样描述王德泰军长:

他(吕伯岐)听(四师师长)周树东说“王军长是二军的创建者,原来搞地方工作的”。

 

  王(军长)艰苦朴素、能吃苦耐劳、不怕牺牲。(在东满时),有一次听说沟外有伪军,(王军长)派我去侦察。(我)回来时,(王军长)见我就说“快坐下吧,好好休息一下”。

  (王军长)又说“你去侦察是为了全军的安全”。

  (这件事)使我体会到(王军长)对下级很体贴、关心,下级干部战士也都乐意和他在一起。(王军长)对下级很好,一点架子也没有,平易近人。

  令人遗憾的是,王德泰将军生前没有留下照片,我们无法目睹他的真实伟岸英雄形象。身为抗联第一路军副总司令兼二军长的王德泰将军,1936年11月25日,在今吉林省白山市松树镇大安村(原名“小汤河”),为使村民免受“屠村”劫难、打出抗联二军在长白山“军威”、策应杨靖宇将军“西征”,毅然以四百余抗联将士发起“抗联二军军部小汤河阎王鼻子山战斗”、击溃千余强敌、挫败敌人企图偷袭攻占村子阴谋、取得全面胜利。美中不足的是,王德泰将军在战斗即将胜利尾声,追击敌人时不幸中弹牺牲,时年二十九岁。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抗联王德泰将军率领将士在长白山老黑河抗日游击区,与日寇浴血搏杀的战争硝烟已经散去久远。但是,长白山抗战时期老黑河遗址抗联红色历史和抗联与漫江人民同仇敌忾、在老黑河反抗日寇掠夺长白山珍贵森林资源战斗故事,又把我们带回到长白山抗日战争时期峥嵘岁月,让我们仿佛又看到[当年王德泰军长腿上枪伤得到“老黑河蝲蛄豆腐”滋养、很快痊愈,在繁星点点的夜里,带领抗联少年营小嘎逗战士,有说有笑地走出长白山老黑河,在天上“北斗星”指引下,再次踏上“驱除日寇、还我河山”抗日征途······]。

  这就是漫江村几代人口口相传的“抗联二军王德泰军长在老黑河的故事”

  2021年8月22日星期日拟稿

  注:

  [1]、“凸兀”:也作“突兀”,(1)突然变化的 ,出乎意外。(2)高耸、高低起伏的样子。

  [2]、据考证,“东漫江”是早期漫江地区朝鲜老人称呼“高丽河子”河流的名字,如今已失传。

  [3]、经笔者考证确认,伪抚松县治安大队围剿抗联极凶残,1935年4月22日,在抚松县北岗高四爷小山追踪杀害了抗联一军早期重要将领苏剑飞等二十三人。其人员1939年编入伪通化省警务厅警察本部“唐振东警察大队”,是直接参与追踪杀害杨靖宇、陈翰章抗联第一路军杰出将领的凶手之一。[4]、关于“1936年秋,抗联二军王德泰军长四个警卫员在抚松县大营村之南、抚松县与临江县交界的山上,为解救陷入日伪军警重围的抗日救国军李司令洪斌部、而壮烈牺牲的事件”,1989年版《抚松县文史资料》第五辑“抗日救国军李洪斌支队”一文有记载。[5]、这是抗联史料中记载的对新入伍抗联战士“速成”步枪射击练习方法。

网站导航

长白山池南区新闻部
版权所有:长白山池南区管理委员会 长白山保护开发区池南区管理委员会 池南区党群工作部信息中心承办 管理运营 网站地图
地址:吉林省长白山保护开发区池南区 邮政编码:134512 Fax:0439-5029077 Email:cnqdqb@126.com
吉ICP备17006893号-1 网站标识码:2290000006

吉公网安备 22062102000167号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违者必究法律责任 网站总访问数:人次